Mir

[伍粤]王不见王

我也有一个这样的师姐,所以大概是有了共鸣,才有这篇文吧。愿他们一直是最初的模样。

他们两个都很好,我和我师姐也很好。

ooc是我,今天,不说相声。
————————————————
天各一方,王不见王。


“我会让你看到我的成长。”

伍嘉成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彭楚粤已经演出完了。他没有什么负担,看着伍嘉成的表演,满脑子都是回忆。当然,还有欣慰。

那种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到现在,从一个青涩的小男孩,变成了一队之长的感觉,那种本来一路陪伴,到现在被迫只能看着对方的背影,却依旧发现他好好的成长的时候,眼里的欣慰,满心的温暖,是隐藏不住的。

他们说伍嘉成哭点低,其实彭楚粤也不遑多让。彭楚粤看着伍嘉成的表演,突然又想到了以前,对方要排练音乐剧的时候,屁颠屁颠的来和自己讨论。

他真的成长了很多。彭楚粤边看边点头。伍嘉成有一种很强的气场吸引着他,那是来自同磁场的相互吸引,来自强者的吸引,来自同类的呼应。可是就是这样,彭楚粤的回忆,慢慢的,慢慢的涌上心头。

彭楚粤突然很想哭。感叹在赛制之下两个人带着镣铐,背负着无形的压力的疲惫,感叹...他们两个人为了各自避嫌已经很少聊天。

彭楚粤不止一次的说好希望节目快点结束,有的时候两个人在厕所一起刷牙的时候,明明满口都是想说的话,想要谈的事。
哪怕是练习的苦闷,或者......仅仅只是今天晚上吃了什么。

彭楚粤突然又想到了去年的那个夏天。那个时候他刚刚毕业,明明一开始安慰着伍嘉成,结果后面变成自己喝酒对着伍嘉成说着自己的想法,大概是哭了吧。

思绪又飘到两个人一起参加海选的时候,训练营的时期。毫无顾忌的一起打闹,即便不是分到一组,一有休息的时候,伍嘉成就会去找彭楚粤,彭楚粤就会去找伍嘉成。两个人还是原来的关系,不用隐藏,不用回避。

甚至,两个人在来参加录制的时候还各自讨论参赛的曲目。
“小粤,你觉得《头发乱了》怎么样”
“可以啊。出场的时候可以考虑一些独特的方法。”

彭楚粤看着屏幕中的伍嘉成拿出枪,对着镜头射击。他觉得自己的心上也中了一枪。
“王不见王”的意思在这个时候被体现的淋漓尽致。彭楚粤看着舞台上的那个王者,突然能够理解伍嘉成那个时候看着自己演唱会结果泪目的感觉。

“现在我们邀请舒淇战队队长回到舞台。”

彭楚粤深呼吸了一下走出了休息室,看着舞台上的伍嘉成。

一步。

我看到了你的成长

两步。

你很棒,你并不是追逐着我来时的路。

三步。

你看,你已经是另一座山峰上的王者了。

四步。
我有点想念我们两个人以前的时候了。但是我不后悔。

五步。

我想抱着你。

伍嘉成先伸出手,向前走了两步,抱住了彭楚粤。在大家看来,是彭楚粤安慰着伍嘉成,而实际上,只有彭楚粤自己知道,伍嘉成在安慰自己。

伍嘉成拍了拍彭楚粤的后背,在他的耳后说。
“终于能够这样抱着你了。”

彭楚粤眼睛又有点湿润了。
两个人紧紧抱着对方听着所有人的点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感谢着别人给予对方的评价。

最后一场的对决时。《平凡之路》和《we are young》
两个人在待机室里听着对方的歌曲的时候,都没有忍住自己的眼泪。

来时的路我陪你走过,那是你的平凡之路。
来时的你,我看见过,那时,we are young。

两个人五年的经历,更何况在这样必须避嫌,装不熟,被各方粉丝猜测的时候,两个人对彼此的回忆更加珍惜。

都是大男孩,虽不到而立之年,却被迫成为男人的时候,又怎么会说出那种细腻的感情。

于他们两个而言,一个眼神,足矣。

最后一场比赛的前一个晚上,两个人一起看了那次比赛对阵的节目。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没有看过这个比赛。比赛结束的时候,两个人中不知道是谁先开头,突然的唱着一句歌词。
“turn off the radio。”
“turn off the lights you know。”
黑暗中,伍嘉成看到了彭楚粤湿润的眼睛,月光透过窗子射了进来,让伍嘉成看得更清楚了。红红的眼眶,眼里那怀念的感觉,伍嘉成觉得心有点痒。
谁都没有说话,沉默了很久。彭楚粤叹了一口气,又变回平常的笑脸模式。
“去睡吧,晚安。”

彭楚粤准备起来的时候,伍嘉成拉住了他的手腕,身体前倾,亲吻着对方因为干燥空气而有些脱皮的嘴唇。
记忆中的他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伍嘉成这样想着,用舌头舔了彭楚粤的嘴唇。
彭楚粤想着,大概只有伍嘉成能够一下子明白自己想的到底是什么吧,可是......毕竟我们都不能这么的任性。
彭楚粤的心是那么的自由,又怎么会不想叛逆呢,但是再这样的环境下,他没办法。彭楚粤抬起手轻轻的搭在伍嘉成的肩膀上,将两个人的距离分开了一点。
彭楚粤想,如果没有这个比赛,也许两个人依旧还在一起。互相没有说出各自的想法,而是互相陪伴着对方走每一步。一步一个脚印,然后看山下最好的景色。在同一个巅峰上,一起睥睨众生。

但是不行。生活总是不能让你如意。
最好的是,我能够在一座山上看着你在另一座山上,就已经好了。

比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这样的结果,最好不过了。
至于......王不见王......彭楚粤笑了一下。
我看见你成王,已经够了。

彭楚粤抱住了伍嘉成,在他的耳朵旁边说着。
“祝贺你。”

伍嘉成听到这个话的时候,更用力的抱着彭楚粤。

“没关系,我不是一个信老祖宗话的人啊,谁说王不见王的。”
“未来,王见王。”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