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人

思想跑步

思想跑步

又名:半夜会想什么

——————————————————

热,很热,非常热

井柏然醒来的时候脑袋里只剩下这三句话,他顺着额头薅了一下自己的发际线,油得像是个中年大叔,可能也油得像三天没洗澡的人。刚睡醒的人不能指望他想什么,他盯着抱着被子呼呼大睡的白敬亭,脑袋里冒出了第四句话

“可能昨天睡觉没有涂水汪汪的欧舒丹吧。”

他到浴室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刚才的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被传染的白敬亭式笑话物语已经进到脑袋里头,他对着镜子嘲笑了一下自己,开始了冲凉活动。

浴室的隔音效果不错,他俩买房的时候就寻思得好一点,白敬亭是想自己偶尔唱歌不能被井柏然发现,井柏然的思想水平就更高了一点,做的时候声音得混响的好一点,毕竟兔子鲜少发声,得把东西都弄的好好的,自己用耳朵好好记录。不过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己为什么要买,房子像个旅馆一样,行李箱拿回来,匆匆住两天又走了。


白敬亭很容易被弄醒,又不容易被弄醒。通常不太容易在井柏然的手下醒,但是如果有电话什么的,他又能瞬间醒。井柏然想了想,还是不要湿着头发出去,在浴室把头发吹干了。他吹头发的时候还隔着头发缝隙瞄到了在洗手台的倩碧和欧舒丹,他们俩不约而同的品牌代言确实让两个人都惊了一下,那时白敬亭还特意截屏发给井柏然,顺带了一个语音。


“捧脸肌诶~”


隔着屏幕都能看到一只得瑟的兔斯基对着屏幕进行钢管舞。井柏然没有回复,那天晚上倒是彻底的捧了一下清泉肌。顺带把那个语音的语气学了十二分。


半夜洗澡容易清醒,也容易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井柏然这时候很清爽的进了房间,床上的人像煎鱼一样的翻了个面,背上还缠着被子,白花花的两腿就留在外头。外头的路灯非常懂得这个时候井柏然脑袋里在想什么,顺着窗户进来,就照在白敬亭腿上。


井柏然靠在床头,手还得伸进白敬亭的脖子里摸摸他的发尾,最近白敬亭头发长了点,老喜欢用个发带把头发弄起来,当然也有可能是防止玩游戏的时候暴露自己的发际线。井柏然心想,一个挺年轻的小伙怎么和四十岁的人一样在意发际线呢,谁还不是别人家的宝宝呢?


如果白敬亭听到,肯定又一个皱眉,下一秒嘴巴里又不知道从哪蹦出点什么话了。果然他有的时候还是睡觉吧,说不上爱就别说话了。


白敬亭非常适时的又翻了一个面,正巧把正脸彻底的翻了过去,整个人趴在床上。不过这兔子还挺有良心的,知道脸应该要朝着井柏然,井柏然正洋洋得意准备上去摸两下的时候,那人又嘟囔了一下把头转向另一边了。


只剩了个灰色裤衩底下白花花的腿,你说这能怪谁,广寒宫的兔子也没见睡觉去勾引吴刚的。井刚此时表示不服。


白敬亭可能是做梦梦到了什么,大概在激烈打架吧,手一伸打在井柏然的大腿上不动了。井柏然心想,嫦娥大概也不管这事,毕竟老板秘书勾引下属也没能拿到什么劳动保护,井柏然把人手塞进被子里又开始了自己的思想神游。

......不行,怎么想都是腿。


他们两个本就谈的像微信恋爱一样,和QQ爱是一个性质的,见面的时间也不太多,能够一起躺床上唠嗑的时候就更少了,甚至于凑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彼此挤出的时间,亲吻已经安慰了绝大时间的心了,做对于他们而言就更少了。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呢,井柏然心里寻思。可能是过年吧。他们两个都不是对那方面特别热衷的人,甚至于时间空间上的分离到了一种两人见面就已经满足的程度了,亲吻都甜到心了都。


人果然不能乱思考,越思考越觉得生活让自己过于委屈。井柏然有一瞬间想,不然自己包养了白敬亭了吧,他会开保姆车吗?会开就行,饭我给他做。当然这个想法在出来的时候就被他自己否定,毕竟这没什么意思。


白敬亭又翻了个身,终于把正面翻上来了,井柏然脑袋里又在想,这个时候一般就可以出锅了,按照白敬亭吃饭的习惯,第一口一定要从旁边开始咬,他喜欢把好吃的留到最后吃,当然这个时间差中,自己就能进行合理要求投喂的行为,每次都这样,雷打不动。


真像是他把最好的东西留着和自己一起分享。井柏然心里也清楚,自己不说他也会把那块最好的拿过来,不过这种时候不能逗,白敬亭能从耳朵后给你红到脖子下,还不带理人的那种。


时间的指针拨到了三,井柏然想了想拿起床头柜的手机点了什么,又放回去,然后终于躺了下来,自己的被子太冷了,所以他只能往白敬亭那边塞,从背后把白敬亭报了个满怀。


白敬亭终于也不动了。


井柏然的脑袋最后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冒出了第五句话


“亲密爱人不用社交。”


另一边的床头柜上,亮了一块。


“jingxiaoxiansheng关注你了哦。”

评论(12)

热度(91)

  1. 眠白树摸人 转载了此文字
    我哭了!!!!!!我宣布摸人是未来使者!!!!!!!所以那些可能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