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人

惊喜纪念日

惊喜纪念日

 

井柏然X白敬亭

 

-1-

 

“我的男友给我惊喜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在整我。”

 

-2-

 

  白敬亭和井柏然交往有三年多了,每回纪念日都让白敬亭稍显头疼。井柏然对待生活和恋爱有一种难以理解的仪式感,几百天的纪念日才值得被他记在心里,同时还能变着花样给点惊喜。但是对于白敬亭来说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纠结感,类似于以前班上组织班会,开心永远是同学,开心过后的头疼只存在值日生身上。

 

 

“小白其实我觉得吧,这个惊喜还是可以的。”

 

“哥咱们踏实收拾吧,房间还有一大半。”

 

  这个对话出现在恋爱的第101天的凌晨,两个人说的话都带着点委屈,还有对生命的不甘心,还带了点对床与睡觉的渴望。一个对的是小白,而另一个对的是纸巾。

 

  当时白敬亭看上了一个喷钱机觉得特别搞笑,装逼特牛B然后分享给了井柏然,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井柏然仿佛接收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号,对着白敬亭点了点头,还要在微信聊天框里回复一个“ok”

 

 

你又整啥玩意儿呢ok啥啊,买个喷钱机喷你啊?

 

  白敬亭没有在意到自己的脑内活动已经变成了东北大碴子味.ver,寻思了一会,觉得井柏然应该不会弄出什么新奇古怪的玩意,于是下床准备把对男友的不信任连同新成代谢的物料一起冲下厕所完成人生统一。

 

  嗯,恋人就是要彼此信任。

 

 

  信任你个大头鬼啊

 

  头挂两个长条纸巾的白敬亭冒出了恋爱纪念日一百天的第一句脏话。井柏然没有弄什么喷钱机,而是自己手工把纸巾挂在了吹风机上面,寻寻不断的让风把纸巾吹出来,风力一大就能断,风力一小就能缓缓拉长。井柏然惊喜的声音混着吹风机的噪音大喊

 

  “小白!我爱你!”

 

  在白敬亭耳中就变成了

 

  “小白!值日生是你哦!”

 

 

  那天的井柏然也很委屈,第一次一百天正准备大显身手,玫瑰,蛋糕,烛光晚餐甚至情话都在他的清单里面躺了很久,哪知道就在第99天的时候白敬亭突然爱上了喷钱机。

 

  买是来不及了,那就做一个吧,谁让我爱你。

 

  井柏然是带着对白敬亭百分之七十“你4不4撒”和百分之三十“算了算了我爱你”的想法做的喷纸机。哦,还是撒过亮粉的白色纸巾,符合行为美学。

 

-3-

 

  今天是他们在一起400天的日子,白敬亭吸取了教训,为了能够让那天他们都可以不用做值日,白敬亭提前一周就在有意无意的提醒井柏然

 

  这次我们吃外卖就行,还不用洗碗。

 

“你看你都生病了,再出去吹风给你吹傻了都。”

 

  井柏然这回给予ok的方式尤其特别,具体原因得问问白敬亭的屁股,不好多说。

 

  白敬亭这回没有什么不信任的心思,因为还没来得及就随着鼓掌的爱情而流逝在床第之间,容不得他不信任。

 

  所以他开门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准备,门一开就看见井柏然站在围成一圈的爱心蜡烛中间,手里还抱着一个大型的熊,井柏然从熊的后面探出脑袋,蜡烛的光照的他看的有些模糊。

 

  说不感动是假的,白敬亭觉得,井柏然比那只熊更可爱。

 

  两个人对视了能有一分钟了吧,白敬亭这份感动也去的快,手一抬把灯给开了。井柏然动作也快,把熊往沙发上一丢开始蹲下吹蜡烛。白敬亭和熊面面相觑的这段时间,井柏然早就把蜡烛给吹完了,白敬亭低头一看,头又开始有点疼了。每个蜡烛的下面都是红红的凝固的蜡油,白敬亭扭头看了看餐桌,空空如也。

 

  “你外卖定了吗?”

 

  “你不是说等你回来定吗?”

 

  “哥,咱家是木头地板。”

 

-4-

 

  那天的外卖也没有吃的很多,也没有吃的很好。原因是有一点点洁癖的井柏然看着蜡油凝固在木头地板上的焦虑和一想到又要做卫生的白敬亭的头疼,两人异口同声的叹了一口气。

 

  收拾的时间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两个人趴在地上用四根牙签耐心的在地板上抠着,井柏然看了看白敬亭的屁股,再看看白敬亭的脸,还有认真抠蜡的眼神和痣,掉了个头凑到他面前去。

 

  “小白,其实还可以吧。”

 

  白敬亭一抬头就看见这人趴了过来,牙签也不知道扣哪,总共四根断了三根还有一根正在路上。不过对井柏然白敬亭也害羞不到哪去,实话实说打直球的本事能把井柏然一路打到爱情海的中央。

 

  “你比熊可爱。”

 

  白敬亭说完以后又想了想,手一用力在抠下了个蜡油块

 

  “反正,今年就这样了,大不了明年我来准备惊喜吧。”

 

 

 

 

 


评论(1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