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人

春田花花幼儿园

春田花花幼儿园

 

-第一集  大哥哥一点也不凶

 

 

春田花花幼儿园在这一代都远近闻名,因为每年从里面毕业的娃娃就会有一个当地最可爱最乖巧的称号红花,虽然父母们都比较不在意这种事情,但是在充满童话的小宝贝们心里,得到那个红花一定是最酷的事情。

 

“娘不兮兮,我才不要!”

 

说这话的是井柏然,是大班里面最闹腾的小孩。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消去,眉头倒是皱的不行,嘴巴撅起来能挂两个哇哈哈。不是趁着同班的小孩子吃饭的时候偷偷吓他,就是一个人霸占着一个区域和一个车车在玩,井柏然觉得自己这个独立的样子真是帅呆了酷毙了!一定能吸引到很多女孩子的喜爱!

 

不知道这个想法是谁教他的,他倒是对女孩子很温柔,会在别的男生揪女孩子辫子的时候把男生推开,站的直直的在女生面前。“你是不是男人啊!欺负女孩子没小鸡鸡!”

但是毕竟还是在幼儿园,会哭的小孩子永远有糖吃,被打得男孩总会哭着脸跑去告状,每每这种时候井柏然就会把鼻孔对着那些小屁孩

 

“哼,怂蛋!”

 

 

今天是白敬亭上春田花花幼儿园的第一天,因为腼腆的笑容和懂得喊人的乖巧样子,深得很多老师喜欢。

 

但是小朋友多少还是小朋友,在午休结束以后的喝豆浆时间,白敬亭偷偷躲到了滑滑梯的后面,端着自己的豆浆小口小口的喝着。滑滑梯的后面没有什么太阳,风也凉凉的,白敬亭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一般这个时候妈妈都会抱着自己看看书讲讲故事的。

 

哼,我才不会哭呢今天,我都和妈妈拉勾勾了!

 

“喂!你为什么闯入我的王国!”

 

白敬亭被吓得手一个没拿稳,热热的豆浆撒了一半在地上,还有一些不小心烫在自己手上。本来就委屈的心好像被刺激了一下,仰头看着出声的人。井柏然看到这一幕也愣住了。他还以为是班上那些小屁孩,结果是一个不认识的小朋友,还因为自己的原因没有了豆浆喝。

 

在井柏然纯纯(蠢蠢)的脑袋里,只有怎么把人欺负哭,没有怎么把突然哭的人给安慰好,他把自己的豆浆递过去,嘴巴上还有点急急的

 

“诶你别哭你别哭啊,我把我的豆浆给你,啊!我把我的车车给你!”

 

井柏然把豆浆放在地上从滑滑梯底下的缝隙里拿出了一个车车放在白敬亭的面前,动作还有点不知所措,手捏着裤子边边。

 

白敬亭这才看清这个男孩的样子,可是他没空理会对方的豆浆和车车。明明和妈妈约定好要做个大男子汉今天不可以因为豆浆泼到手上而哭泣。但是他现在一开口就会哭,所以他决定不说话,一个人吹着自己的手手

 

白敬亭,好样的,自己呼呼。今天可以和老爸说,然后换勇士胸章的!

 

“井柏然你又在欺负谁!!!”

 

 

保育员老师看见井柏然手足无措的站在滑滑梯后面,这是这个小孩做坏事的必然反应。每个小屁孩都会有自己做坏事的专有动作,这个山大王小屁孩也有。

 

井柏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起,只能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毕竟他也不太记得是自己把白敬亭吓到导致豆浆没了还是豆浆先没了自己才出声的。

 

可是自己真的没有欺负人。井柏然感受到入幼儿园以来第一次的委屈,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让眼泪不要流出来,死死的咬着嘴唇。可是白敬亭却把这些都看在眼里,还把老师教育的话听了下去,他赶紧挥挥手正要开口,可是一开口鼻子和眼睛就不听使唤变成了哭腔,眼泪也不听话的出来了。

 

“老师,老师不是这样的,大哥哥没有,没有欺负我.......呜哇!我自己,我自己被豆浆烫到的,大哥哥分给我了车车玩。”

 

白敬亭一提到豆浆感觉自己的手又在痛,可是一开口就已经哭了,脑袋里什么勇敢胸章,什么和妈妈骄傲的拍拍小胸脯的画面全部都没了于是哭的更大声了。

 

“老师他真的没有欺负我”

 

井柏然愣了好久,直到老师把白敬亭拉走去看医生的时候,他才回过神。白敬亭边哭还记得回头对着井柏然挥挥手。

 

“大哥哥我下次,我下次找你玩车车。”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