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

十忌一宜 (00)

所有的饮品,加入了葡萄柚以后变回喧宾夺主,以葡萄柚作为本身的主打。甜甜的味道下面藏着点掠夺和入侵。甜甜的纱总有一天会被打破,但也没想到会那么快,比如当你打开房门的那一刻

Rubebube:

邕圣祐 x 赖冠霖


非典型ABO/附加二设/AB向/不上升真人/OOC可能/雷者慎入




 






零 夜有所梦




 


──慾望是一种介于恐惧和性慾之间的气味。




 


 


赖冠霖被放倒在地时,他不是第一个冲上前的人,在身遥几步的地方,他看着男孩被抓牢手臂,空气里是混杂浊乱的各种味儿,男孩白皙的肌肤从衣袖蜿蜒露出,那些拧在他手臂的指尖紧捏着他,显得那白嫩更加深刻。




他在赖冠霖笑弯了双眼无意扫过他的时候,疾走上前,脚步有些急躁,他的脸颊两侧印着两个唇印,那是别人留下的多馀感情,他的内心焦躁像涨满到不胜负荷的气球,只消一枚细针,便能瞬刻爆裂。 




邕圣祐俯视着快要躺贴地上的人儿,感觉连指尖都在颤抖,赖冠霖仰着头躲开了黄旼炫的钳制,在看到他站在自己前弯下腰时,男孩的喉间发出的尖亢声音像是海豚叫喊得欢愉,他伸出手握着男孩的脖颈,在他要躲避自己时,抬起了他的下颚,把涂上鲜红色口红的嘴唇贴了上去,在那光洁的额头。




接触隔断,男孩就比刚才笑得更欢,内心升腾而起的愉悦颤栗使他恐慌。仍旧贴在他颈项的指尖黏紧了那寸寸细致,直到黄旼炫拉起他的手背落下一吻。




他的双颊和手背嫩白细腻,而那之上的深浅红唇却是他人之物,他捏紧手心往后走开,朴志训的咖啡牛奶味搅乱了黄旼炫身上的红茶味和朴佑镇的薄荷味道,脑围在赖冠霖身边的气味又多又杂,扰得他皱起眉头,赖冠霖却在中间笑着,丝毫不受干扰。


 


那修长的双手被无数指骨轻柔捏着,看得他浑身难受。




''哥,收一收你的讯息素,薰的要命。''


丹尼尔在他身侧用手肘顶了一下他胸口。




从他身上湧出的葡萄柚香一反平常淡雅的轻盈,这一刻像是碾压在机器下碎烂的多汁果肉,既浓烈又郁美,酸甜得窒息,像香水的极致,其中散发的丁点苦涩又把人薰得难以忍耐。




 




十一个人之中就只有他是水果味的讯息素,邕圣祐起初非常讨厌,敏感一些的孩子诸如朴志训和李大辉总会凑到他身边左闻右嗅,一边黏着他不放,一边取笑他味道清新,像房间里使用的除臭芳香剂。




赖冠霖在后面扑了上来,环着他们三人,下巴搁在邕圣祐头顶,说话时胸腔的震盪就传到他背脊蔓藤而上。




“圣祐哥是什么味道?”


“哥是水果味的,酸酸甜甜。”


“特别好闻。”




两个小孩夹着他的肩吱吱喳喳,左一言右一句就是在讨论他身上的味道如何与他本人格格不入。




 “就是葡萄柚味道,没什么特别。”


邕圣祐抬头,来不及彻开的下巴尖便戳在额头,随着他低头的动作,微凉的鼻尖擦过他鬓发,停留在他衬衫衣领处,男孩吸气的声音就在他耳边陡然响起,又近又轻。




“什么都闻不到啊。”




 闻起来无味无效对还未分化的年轻孩子而言实属正常,团队人多连属性也混杂,他们的第一性别虽然相同,但第二性别却足足有三种,而十一人中Alpha的数量最多,从他开始,丹尼尔:身上总是散发着咸甜的渍物味,据本人所说是盐渍柑橘,酸甜中夹杂咸香,因为极其喜爱软糖的原因,连讯息素都染上了那种胶质的甜味;黄旼炫:清淡的红茶,像95度高温冲泡出的全发酵茶,醇香细致;朴佑镇:爽朗的薄荷,邕圣祐最嫌弃的味道,比他吃过的任何一款薄荷糖都要清凉刺激;河成云:强烈的马利宝郎姆酒,椰子的香甜,吸进半口便马上被烈酒呛晕,小巧的瓶子里全是灼人的21%酒精浓度。




Omega虽然会受天性的体质影响,但科技发展一日千里,现今的Omega往往能通过药物控制,诸如:抑制剂、镇定剂来缓和自身面对发情期时的种种不便,基于安全考虑、思想解放,一些独身主义者或是危机意识强的Omega甚至会选择进行手术,永久切除腺体及身体内部某些器官部位,来摆脱Omega身分给予他们的种种限制,似乎社会意识的开放,使Omega能更勇敢去为自己争取权益。




但这项手术服务由于技术和人才的培养稀少,通常价值不菲,而且接受手术的年龄限制颇严,通常要等到熟龄期,亦即25岁以后才能接受手术,因此,未能承担高昂价格的人只能退而求其次,利用药物控制来管束自己,而坊间的药品售卖亦因为市场需要,质量参差、真伪不分。




文明进步,社会愈趋开放,生活品质提高,连身体转变亦更加明显,Omega发情期的来潮间隔愈来愈长,一般一年才发生两次,而Alpha的易感期更少,只会在一年内诱发一次,体内的讯息素随着体质进化产生改变,讯息素类似体味,在平常日子处于稳定水平,对同性别或其他性别者构成不到任何不适威胁,但在遇到匹配率高于80%的Omega时,讯息素浓度的自发超量就会诱引出易感期,从而逼使Omega也进入发情期,按常理而言,高匹配率的Alpha和Omega结为连理的指数也极高。当然,也有极个别的罕见例子,是由Alpha或Omega的心理因素诱导逼发出易感或发情。




人类即使是拥有智慧的灵长类,也不过是动物之一,故而即使在2017年,头条新闻有时仍会登出Omega受害或Alpha发狂伤人的报导,令人惋惜。




所以他们对于队中的年轻Omega:朴志训、李大辉、金在奂,总是小心翼翼的默默看守,以防出了什么差错让他们身处危险,即使社会提倡平等共存,但Omega普遍仍被视为理当受保护的群体。




坐在他右边的朴志训身上散出的咖啡牛奶味和他的个性特质一样,甜苦相间,相较之下,他其实觉得李大辉的讯息素要氛芳许多,他是缅栀花味,风吹到他身上,总是飘来一阵甜香,像走在行人路上飘落的一瓣花,金在奂是当中最不像Omega的人,只有贴近在他身后才能闻到他身上的羊奶润肤露味,特别温和。




尹智圣和裴珍映是唯二最普通的Beta,他们没有腺体、没有讯息素的味道,不必经受生理反应的折磨,连心性都较另外两类人镇静淡定,强大些的Beta能够轻易识别出Alpha和Omega的气味和异动,也更能承受他们易感期或发情期时的荷尔蒙影响,在处理紧急情况时,稳健的Beta是最必要的人物,而裴珍映显然渐露棱角,帮着队长明里暗里安抚着麻团一样的纽带。




队中仍有一人并未分化,但他们都预估赖冠霖的分化期即将来到,因为比他稍大的李大辉在数星期前便己分化成Omega,大家都猜测他的未来将归属何处。




 单论体质和个性而言,赖冠霖会分化成Alpha的机率最高,但当然天性基因是难以预估的,就好像他们也没想过河成云会是Alpha一样;退一万步来说,赖冠霖即使分成Beta,也绝不会是Omega,这几乎是其馀十人的沈默共识。




“等你分化了就闻到啦。”


李大辉仰起头把赖冠霖搭在肩上的手扯开,绕到沙发椅后和他闹着走远。




赖冠霖的衣领透着洗衣店的香粉味,混和了常用的薰衣草沐浴乳,从耳侧的阴影揉进嗅觉最敏锐的顶端,散着稚嫩懒慵的体肤味道,转瞬即逝的亲密距离显然比他想像的还要接近,伴随刚刚闻到的气味,邕圣祐紧紧盯着那高瘦身影。




 




在丹尼尔提醒他后才回过神来,隔了几个身位的裴珍映关切地看他一眼,便更加收敛,他从来不会这样反常,这几天的情绪波动特别明显,他以为是因为行程过紧,劳碌的活动周影响了他的身体状况。




自那天闭上眼后的无边黑暗,他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沈默共识,潜藏叛乱。




赖冠霖的样子从隔着雾气到慢慢清晰,男孩被他按在红砖墙上紧紧压制,那双大眼就透着一圈红色,眼皮底的黑眼圈和幼细血管在他脸颊隐约透出,眉毛和双眼都因为近距离而放大得逼真可怕,而那声声呼吸什至超越梦境的逼真。




他以为大脑意识极度清醒,无论是指尖下的骨感和硬削,乃至眼前的面貌,都比想像的栩栩如生。




拇指顺着额头滑到眼尾,肌肤滚烫的热度像是高烧不退的灼人,脸庞上的唇印残存非常刺眼,他把点点红印抹去,指纹磨蹭到双颊的同时,那双眼眸就变得更无助,Alpha的讯息素充斥着整个空间,葡萄柚的清甜并发,苦涩像是香水后调塞满了每个毛囊,在水果的爆破之中还混入一种人造香味,干净如同沐浴后的清香,从赖冠霖颈侧传来,愈往近去香味就加倍浓厚,鼻尖触到的皮肤表层在轻微颤抖,他落在颈侧的动作激起更多颤栗,白麝香的清新勾来更多果味的苦涩,他看到那淡色的唇膏和微突起的颈椎,体内更觉狂燥。




压在肩头的手转而抵在男孩脸侧,他凑近在那张脸上细碎吻着,深深浅浅的痕迹全由他留下,血一样或干涸或透鲜。




那唇瓣在抖动,他便上前把那些不明情绪全部抢夺,嘴唇双贴的柔软触感、清凉磨擦成热火,从淡粉厮磨到血色糜烂,从轻柔压挤到丝毫不分,从炽烈加码到纠缠难清,他的齿唇染上橘类水果的所有味道。




背后抵着墙壁,那具身体慢慢往下滑,他伸出手捞起男孩的腰背,交缠着的四肢更加紧密,鼻息间的空气湿润的黏在肌肤上,抱在怀中的躯体像无骨动物一样,愈加瘫软,男孩歪着脑袋,他便扶着脸不让这个吻轻易结束。




直到那颈侧的腺体因为情潮突起了一个小点,他才低头埋在男孩肩窝,在那凸出的肌理上舔咬着,男孩的呼吸和呜咽交集,那股香味的诱惑力是天性与生俱来。




他咬牙刺破腺体的瞬间,男孩的讯息素就染上了他的葡萄柚味,沸腾的欲望呼之欲出。




睁开眼时,他只记得那擦出唇线的鲜红色口红由他留下,丰腴深刻。




葡萄柚香已经浓烈到近乎恶性传播,小房间里臭气熏天,丹尼尔捏着鼻子嫌恶地掀开被子来回走动,尹智圣则慌忙地打开窗户、风扇,邕圣祐坐了起身,睡衣下全是汗水。




 “哥,你最近好像有些失控。”


“圣祐,你该不会是易感期要到了吧?”




讯息素逐渐平息,但梦境的真实感受将他内心的引人詬恥的浮想全部释放,拟真的五感连同恐惧和兴奋渗透了每个细胞因子。赖冠霖的气味和体温还留在脑海之中,他掐着自己颈项的指尖力气大到扎出血痕来。




他拉开房门便见到梦里的人儿站在他眼前,向他说早安,突然活跃的激素分泌,让站在身边的朴志训缩了一缩。欲念在无穷放大,像绝底的枯井,他极端渴望着男孩分化成Omega,他已然逼不及待想要永久标记赖冠霖。




龌龊的慾望,永远是人最大的原罪。





评论

热度(456)

  1. 晨花葬露Rubebub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