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

【邕罐】有趣

有趣

 

-1-

 

“很累吧,哥”

 

“果汁喝吗?”

 

-2-

 

邕圣祐在准备打板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自己不经意的举动会让周围的人笑出来,他偷偷的记下来了这件事,也包括拳击数比赛的时候,明明是一本正经却故意虚势的样子,周围的人总能笑的人仰马翻,他想也许之后这算一个个人技。

 

他不算每一次都能恰到好处的能够卡到大家的笑点,也有的时候笑声没有那么多,但是总有一个人老是捧场。搞的邕圣祐都有点堂皇,还有点无奈

 

“真的这么好笑吗?”

 

“哥真的很有意思啊哈哈哈哈哈”

 

那个带着红色帽子的小男孩再一次的笑眯了眼,身子都有些软软的,站的东倒西歪靠在邕圣祐身上。邕圣祐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揽着小孩的肩膀

 

“走吧去吃饭啦,冠霖。”

 

-3-

 

  出道以后就要应付各种各样的综艺,邕圣祐不担心打歌舞台,这已经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了,可是综艺不一样,每一句话都要深思熟虑,搞笑又不能傻气,还要控制每句话不能过了综艺的度。

 

忙碌的练习,偶尔看着别的成员偶尔进行的声带模仿,或者女团舞蹈练习。邕圣祐有的时候会和他们闹在一起,不过更多的时候他喜欢一个人坐在练习室后面,想着如何搞笑也好,或者发呆放空。

 

这种时候总有一个人会坐过来,糯糯的韩语传入耳朵,声音很小,也很温柔,特别像睡前的低语。

 

“哥。”

 

  赖冠霖坐下来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坐在邕圣祐的旁边,身子侧了一大半,就为了拿放在邕圣祐另一半的矿泉水瓶。

 

“你可以叫我啊。”

“看哥很累。”

 

赖冠霖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别的自然,就好像说着“我吃饭了”一样自然。没有刻意的想要关怀,甚至说完以后连看都没有看邕圣祐,只是看着前面其他没比他大多少的哥哥玩闹。邕圣祐看着这个弟弟喝着水,颈部的线条,吞咽时候喉结的动作,又被这个一本正经说话的小孩给逗笑了。

 

邕圣祐伸手点了一下赖冠霖的头

 

“就你懂。”

 

赖冠霖这才回头看他,笑的眼睛又眯起来,说话的时候甚至挺直了背,得瑟的就差一个人来拍拍他小胸脯。

 

“我当然懂。”

 

-4-

 

邕圣祐有的时候也奇怪和赖冠霖之间的相处模式,又有点像哥哥弟弟,可是安静的坐在一起的时候,却总能听见他说着很成熟的话。也不知道是哪个哥哥教他的,还是看什么名人哲学300句学来的。

 

不算坏,甚至还有点好。

 

邕圣祐心想自己干嘛突然想到赖冠霖,还给两个人相处的关系给了个标签,自己也真是魔怔了。不过视线下意识的去寻找那个人,恰好,对方也正回头。邕圣祐微微一愣,看着赖冠霖先笑了,还是笑的把眼睛眯起来。

 

忙碌的行程没有空闲的时间容他想这么多,每天想着有趣的话都要耗费好多脑细胞了,自然没时间去在意限定团里面的一个小忙内。

 

团体行程也好,单人行程也好,对于邕圣祐的压力和负担都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当人已经有邕圣祐只要一出来就一定会搞笑这一认知以后,邕圣祐自己都觉得头疼。

 

失眠是头疼的充要条件。也可能是触发隐形任务的环节。

 

邕圣祐没有吵醒任何人,一个人跑到二楼的小平地上,连酒都不敢喝,害怕伤了嗓子。下巴靠在木头栏杆上,望着一楼的落地窗。不禁想了好多事情。

 

出道,搞笑,住着大房子。

 

直到听见背后稀稀落落的声音,心想自己不会撞鬼了吧。他还没敢回头,万一撞鬼了呢?

 

“哥你怎么知道我偷偷起来喝饮料。”

 

还是那个温和的声音,只不过在夜里把声音压的更低了,更像在耳边的呢喃。

 

邕圣祐回头,就看见小孩躲在转角的角落偷偷探出一个脑袋,一楼落地窗外射进来的月光正好让人看清小孩的脸。眼睛亮亮的,还带着点以前恶作剧被发现的不好意思。

 

邕圣祐干脆将计就计,伸手让人过来,笑着顺着人说

 

“果汁少了一瓶,就想看看是哪个小老鼠。”

 

 

-5-

 

赖冠霖关注邕圣祐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平常看着是没大没小虎了吧里的男孩,说到底心思也够细腻。在车里休息的时候耳朵总是听着哥哥们说话,甚至哪个哥哥有点反常,他都能看出来。

 

但是他不怎么说。

 

哥哥们想说自然会说,没有必要刻意的打扰。只不过有的时候会老是关注一个人

 

邕圣祐。

 

赖冠霖不太明白,有的时候邕圣祐不是那么的想搞笑,却总是喜欢做着搞笑的事,明明这个哥哥更喜欢安静一点,在车上的时候也不是主动活跃气氛的人。

 

但是却不太想让那个哥哥单落着,就算坐在练习室休息也不太想。

 

团体综艺的时候总喜欢偷偷的搭着邕圣祐的肩膀,或者等他回到站位之后笑着拍拍他的手臂。

 

其实偷喝果汁也是碰巧,感觉有人出来的时候下意识的躲起来,偷偷探出脑袋以后才看见是邕圣祐。

 

衣服也没有多穿,因为不能喝酒所以特意拿了一瓶果汁。

 

睡不着的理由也很明显,最近的邕圣祐确实负担也很重。总不能等着对方先开口说话吧。

 

 

“哥这下你霸占了我偷喝果汁的地方了。”

 

不想盯着那个背影,在对方招手的那一瞬间立刻过去,靠在墙上坐在人旁边。

 

邕圣祐先一愣,轻笑了一声,伸手揽着人肩膀

“不好意思啊。”

 

赖冠霖把自己的果汁拿给他,吸管正好蹭过邕圣祐的下唇,邕圣祐也没有拒绝,就那样喝了下去。水蜜桃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口腔,就连刚才的烦闷也少了一些。

 

“哥,其实我觉得我也挺厉害的。”

 

邕圣祐看着赖冠霖把自己搭着他肩膀的手放下来,手指对着手指玩着。

 

“哥能逗笑那么多人,可是我可以逗笑哥。”

 

赖冠霖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抬头看着邕圣祐,脸上带着笑,却没有眯着眼。就算只有一点点光,邕圣祐也看清楚了赖冠霖亮亮的眼睛。夜里最亮的星大概也不过如此。

 

好像心里被棉花撞了一下,突然之间有些东西就放下了。邕圣祐用手捂着嘴巴,笑得眯起了眼睛,一口气把水蜜桃果汁都喝完了。

 

“小老鼠的果汁我喝完了,这下要抓小老鼠回去睡觉了。”

 

-6-

 

“你去逗笑世界吧。”

 

“我会逗笑你的。”

 

 

 

 

 

 

 

 

 

 

 

 

  


评论(4)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