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

【丹罐ABO】Signal [上]

老虎以为自己碰见了凶狠的猫,没想到是只沉睡的狮子,底线上撞击才能刺激到肾上腺素,上一秒疯狂打架到下一秒如啃咬般的亲吻出血都不为过。征服的过程尤为致命

奶油米・ω・:

#双Alpha 强强
#有私设
#脑洞来源昨天kcon动图与屋哩闵@鄢魂 聊天时突发奇想 于是一拍即合激情联文2333
#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
#飞速创作 食用愉快





1

燥热的夏夜闷得人喘不过气。

赖冠霖讨厌每一个在练习室消磨时间的夜。

白净的两颊因激烈的练习而泛起几缕绯色,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胸口的布料被洇开一片深意。宽大的黑色T恤罩在单薄而高挺的身上,蝴蝶骨随着呼吸的起伏若隐若现。在温热的手臂意外被冰镇的矿泉水瓶贴上的同时,赖冠霖猛地打了个寒颤。

抬起头对上姜丹尼尔细长的双眼。

“喝点水。”

淡淡的海洋气息肆无忌惮的萦绕在他的鼻尖,这是专属于姜丹尼尔的味道。

松散的瓶盖显然是刚被拧上,姜丹尼尔舔了舔湿润的唇角,慵懒而低沉的声线中带着些晦涩不明的意味,又或许只是他的错觉。

毫不掩饰的对上他赤裸的视线,赖冠霖似乎能看到姜丹尼尔那双静如死水的漆黑双眸中掠起的一丝微小波澜。他偏偏故意就着那人刚喝过的地方仰头饮下,几滴水珠流经上下滚动的性感喉结。

赖冠霖指尖抹过沾染了水光的下唇,喉中溢出了低低的笑。

“很甜。”

坏心的想看姜丹尼尔的反应,而对方却只是兀自站起身向另一边走去。嗤笑地转过头去,赖冠霖故作遗憾地瘪了瘪嘴,心下却不以为然。

不可否认,他面对姜丹尼尔的时候难免带了些优越感。

棱角分明的骨架给少年的身上徒增了几分男人气息,不论是英挺的鼻梁还是雕刻如画的五官无一不昭示着上帝对他的偏爱。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alpha少年。



2

赖冠霖分化的比想象中还要早。

他骨子里本就是淡漠疏离的个性,习惯了独来独往的桀骜不驯。作为忙内line里第一个分化的人,成为alpha几乎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意外的是自从他分化以后,无论赖冠霖如何留意,都闻不到想象中属于姜丹尼尔的浓烈的麝香味道抑或是深沉的浓郁气息。

这一发现令赖冠霖有些讶异,或许他正需一个能够光明正大确认的机会。


“孩子们,这里的编舞需要做一下更换。”

编舞老师揉了揉眉心,眼神顿了顿,终于停留在他与姜丹尼尔的身上。

姜丹尼尔看向他的神情并没什么不同,只是那双清冽无波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玩味挑起的唇角带了几分戏谑。如果不是知道姜丹尼尔不是个alpha,他几乎都要被他这副张狂肆意的模样所欺骗。


——没有什么能比在气氛高涨的kcon舞台更好的场所,能让他在万人面前肆无忌惮地凑近他的身体。


黑色的项圈缠绕在姜丹尼尔的脖颈,宽大的衬衫领口经过激烈的舞台早已变得歪歪斜斜,松垮地挂在他身上。撩拨勾人,恃色行凶。

近乎背后抱的动作,这竟使他有了一秒将对方禁锢在专属于他的桎梏内的本能。

大概是因为经过分化后的成员们都是beta的缘故,并没什么人对这段编舞感到讶异。金在奐也只是下来才拍了拍姜丹尼尔的肩,称赞了几句他与赖冠霖的那段表演。

姜丹尼尔不知想到什么,只是敷衍的应和了几句,掰开耳麦便脚步匆匆向更衣室走去。在经过走廊的时候手臂却被人猛地一拽,硬生生被扯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是强烈而浓郁的白兰地气味,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几乎要让姜丹尼尔有一种饮醉酒的错觉。狭小而局促的走廊里连最后一抹灯光都被黑暗吞食殆尽,唯有“安全通道”的夜光标识盈盈闪光,昏暗不明下涌动的是无尽的暗流。

“……赖冠霖?”

回应他的是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


比他高了一些的少年的双手正不安分的环着姜丹尼尔,带着不明意味地掠过他训练过的精瘦腰间。

完全没有被同类突然凑近的不适,虽感受不到来自ao信息素互相缠绕的微妙感觉,却别有一番滋味。饶有趣味的勾起唇角,姜丹尼尔忍不住开始期待一贯成熟冷静的赖冠霖接下来的行动。

一股温热的气息喷撒在后颈薄薄的肌肤,身后的alpha将鼻尖凑近了他的后颈。


姜丹尼尔粉嫩的舌尖舔过了干燥的下唇,欲语不言。

他的肤色本就是公认的白皙,而后颈的皮肤又更加脆弱,赖冠霖几乎可以看到皮肤下缠绕着的血管。

——没有腺体。 



不是omega,那就是beta了。

赖冠霖有些恶劣地笑了。


“哥今天很性感。” 

软糯的尾音不自觉的拉长,他柔软的发尾无意间在姜丹尼尔的颈窝轻蹭。 

赖冠霖伸出的舌尖舔了舔对方突出的耳骨,满意地感受到了怀里人微不可查的颤抖后又用尖尖的牙轻咬了几下姜丹尼尔的耳垂。

这举动令姜丹尼尔微微一怔,恰好别过的头使他忽略了赖冠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与喜悦。

被刻意加强的信息素味道愈发浓郁,就在姜丹尼尔的信息素几乎要被逼出来的同时,赖冠霖终于放开了他禁锢的双手。

喉结滚动间,赖冠霖泄出了一声轻微的低喘。

压抑而色情。

原来性张力存在于alpha与beta之间。



3

坐上飞回韩国的班机,整个团体又投入了忙碌而繁乱的工作中。

在LA的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不过却又有什么正在一点点的转变。


坐在粉丝见面会的舞台上,赖冠霖只要微侧过头便能不时能对上姜丹尼尔投来的似有似无的目光。

【如果可以的话,冠霖想去哪个成员的家?】

唇角微微上扬,他知道这个音量正好能不大不小的传入姜丹尼尔的耳畔。

“唔,虽然都想去,但还是更想去丹尼尔哥家。”水性笔在纸上流畅的打着勾,赖冠霖故作软糯的声线微微一顿,“果然是因为喜欢哥吧。”

肆无忌惮的对上姜丹尼尔深不见底的双眼,他分明看到对方眼底的兴味变得浓厚起来。

不同于非同类间毫无悬念的压倒性控制,他与姜丹尼尔更多的是势均力敌的较量,这感觉刺激的他每一寸毛孔都舒张战栗,竟也使赖冠霖产生了一丝不明所以的快感。

他喜欢在对方面前佯装出一副营业的小可爱表情,然后看到那人在镜头前无可奈何又无法挣脱他掌控的模样。

实在有趣。


【丹尼尔最喜欢听到的称赞?】

姜丹尼尔突然想起那日在安全通道的对话,心尖如同被羽毛轻抚而带来了些许瘙痒,他笑得很好看,纤细的笔尖毫不犹豫在“性感”上打了勾。

“如果听到的话,心情会很好。”


结束活动的时候,得知消息的粉丝们早已蜂拥而至。

几乎是刚迈出保姆车车门,举着手机大炮的粉丝便全都迫不及待的一拥而上。

难以站立的拥挤程度使成员们苦不堪言,赖冠霖宽大的墨镜完美遮掩了他冰冷淡漠的不悦神色,本来是站在前面开路,无意扭头的时候却看到了人群中寸步难移的姜丹尼尔。

深吸了一口气,赖冠霖终于还是折返了回去。

赖冠霖一边低头说着让一下,一边不由分说地拉着人向前走。

隐隐上升的怒气太过明显,赖冠霖身上浓烈的白兰地气味在空气中翻涌,竟也使路人忌惮了几分,自觉让出了一条路来。

姜丹尼尔对此倒并不感到意外,嘴上嘻嘻哈哈说着感谢,笑意却并未直达眼底,赖冠霖冰冷地瞥了他一眼,兀自脱了外套便向练习室走去。

直到他身影渐行渐远姜丹尼尔才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叫住一旁路过的尹智圣朝赖冠霖的方向努了努嘴,“哥去给他换件T恤。”

尹智圣猛地一愣,一时没回过神来。

“肩膀那边露太多了。” 

真的该把他这些自己剪的狗屎T恤全都烧掉才对。



4

“你最近好像很在意冠霖。”

邕圣祐刚洗过澡的皮肤带着些水汽,干燥粗糙的毛巾胡乱的擦拭着头发,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专注于iPad的姜丹尼尔聊着天。

“是吗。” 

姜丹尼尔头也没抬,语气漫不经心。

无意瞥到的视线中一闪而过赖冠霖的精致的五官,邕圣祐砸了咂舌,不可置信,“你在看他的饭拍?”

姜丹尼尔只是笑,没承认也没否认,将手里的iPad抛在了一边。

长得那么好看,有什么道理不看呢。


赖冠霖是在这时候来敲的门,邕圣祐一条松散的浴巾挂在腰间,几乎是打开门的瞬间,赖冠霖帅气的脸便已经垮了下来。

散发出的强烈信息素熏得邕圣祐一阵头疼,还不等开口,姜丹尼尔已然站起身,不容拒绝的一把将人拽到了客厅。

赖冠霖双手抱在胸前,面上没了一贯睥睨一切的高矜,取而代之的是压沉着的隐隐怒意。而他不知道的是自己过分宽大的T恤领口正晃晃悠悠,露出大片白皙细嫩的肌肤。不论是精巧的锁骨还是纤长的脖颈,一切都令姜丹尼尔感到口干舌燥。

过分炽热的视线肆无忌惮的在赖冠霖身上来回扫,姜丹尼尔别过头,喉结微动。

自顾自的从冰柜里拿出了一瓶罐装啤酒,还没等拉开,姜丹尼尔手中的冰凉便瞬间消失。

赖冠霖长手一勾晃了晃手上的啤酒罐。

“手伤还没好,别喝酒了。”

过分生硬的断句昭示着那人的不悦,赖冠霖的语气中满载的不容置喙竟叫人无法回绝。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人竟然连哥也不叫了。是不是自己太纵着他了?姜丹尼尔难得地自我反省了起来。


歪过头看他,“可是我想喝点凉的。”

赖冠霖大长腿两步一伸,从冰柜里扔了桶冰激淋出来,不带情绪的眼中翻涌着不明意味的波澜。

“生气了?”

赖冠霖径自往沙发上眼中一坐,毫不掩饰的目光直盯着姜丹尼尔,一言不发。

姜丹尼尔眉毛一挑,反倒乐得自在,摁开了电视机,他抱着桶冰淇淋便往赖冠霖身边一坐,慵懒地将腿翘在了桌上。

“为什么?”


赖冠霖没有回应。

他看着姜丹尼尔牛仔裤包着的修长双腿,并非纤细过头的病态瘦弱,而是训练有素的紧实。肌肉线条流畅漂亮,裤子上的破洞处隐约可见白皙的小块肌肤叫他心酥难耐。

这么一双腿,如果缠在自己的腰间,会是什么感觉?


“不吃吗?” 

话音刚落,盯着电视看的姜丹尼尔成功将一勺冰淇淋沾到了正心猿意马的赖冠霖的嘴角。

转过头的时候正对上姜丹尼尔的双眼,本就极近的距离碰撞在一起更显气氛诡异非常,姜丹尼尔看着赖冠霖嘴角上残留的奶油眯了眯眼睛。

淡粉色的嘴唇,味道应该比冰淇淋要好。


“我拿纸。” 

赖冠霖声线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隐忍,伸出的手却被姜丹尼尔一把抓住,紧接着便唇被覆上了一阵温热。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又或许是更早就想这么做了。


赖冠霖看着那人眼角的泪痣和翕动的睫毛微微一愣,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在对方刚想要抽身的时候便搂住了他的腰,毫不费力地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这是什么意思。”

赖冠霖压抑着兴奋的声线带了些沙哑,他看着眼前诱人的水蜜桃,阴沉的眸色更加暗了几许。

姜丹尼尔舔了舔唇角,眼底翻滚着晦暗的情绪,意有所指,“味道不赖。”

话音刚落的瞬间唇被已然被赖冠霖死死封上。


他的手托着姜丹尼尔的后颈,动作急切而粗鲁,像是享用着专属猎物的野兽,赖冠霖侵略意味的吻满是陌生的占有意味。

舌尖带着暗示意味地扫着舌腔,又在对方的牙尖轻轻舔过,alpha在接吻方面大概是无师自通,频率相同的人只要对上便如同天雷勾动地火,剥夺了所有思考的权利,心甘情愿的卷进这名为欲望的漩涡。

赖冠霖心急火燎的翻身坐在姜丹尼尔大腿上,冰凉的指尖已经开始勾勒起姜丹尼尔性感的胸肌曲线,与之激荡而出的信息素气味逐渐充盈了整个客厅,彼此交融间崩裂出炙热的气浪烫得人心底发痒。

姜丹尼尔溢出的粗重喘息听得人浑身燥热,干燥的手指摩挲过赖冠霖细嫩的后背,迫不及待的将对方的T恤一把脱下,炽热的呼吸打在对方的锁骨。直到赖冠霖急切探向他下身,姜丹尼尔才终于发现有哪里不对。

一把抓住赖冠霖不安分的手,姜丹尼尔紧蹙着眉头,半眯起未褪情欲的双眼。

“你想上我?”

许是姜丹尼尔天生的王者压抑着被侵犯的火气与被挑衅的不满,早已融入骨血的征服欲使他毫不掩饰的迸发出近乎炸裂的浓郁伏特加信息素,冲得人头晕脑胀。

赖冠霖轻颤的身体微微一滞,激吻过后不规则的呼吸喷在了那人赤裸的胸前,不可置信地深嗅了两口,他的面色终于变得僵硬起来。

这分明是专属于alpha的气味。

尽管赖冠霖极力掩盖,震荡的瞳孔却依旧暴露出他真实的情绪,唇角几不可察的抽动了一下,他脸色难看的可怕。

“…你不是个beta?”

姜丹尼尔看着身上面无表情的少年气极反笑。

“赖冠霖,谁他妈告诉你我是个beta?”






TBC.

评论(2)

热度(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