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

0.4《日常練習》SIDE GUAN - 邕罐

行程不容情绪涌上表面,可是接触就能使感情放大百倍。两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一方超出常人的安慰,一方自以为是的躲藏,以为时间能够处理得当,到头来却还是在某个失眠的夜里相遇了。

南 九月:

好喜歡哥。


好喜歡哥。


……。






0.4


       賴冠霖的寡言更猖獗了些,他鏡頭外懨懨的神態險些可以用行程忙碌作為藉口哄騙他人,可他知道瞞不過邕聖祐的。


       他的哥哥總是不忘在任何他試圖躲藏到鏡頭邊角時伸手把他拉到身邊,偶爾他轉頭就要拒絕對方時卻又開不了口───


 


       邕聖祐瘦了,看起來跟他差不多疲累。


 


       那日他根本止不住的淚水安靜得不可思議,卻像在他二人間打了聲響雷。


       委屈感泉湧出心殼,他有那麼一瞬間想把自己的心意都交代出去,又立刻被淌進手心的眼淚燙醒。


 


       他的哥哥先是說:「怎麼了告訴哥。」


       又對他說「沒關係……」,後半句姍姍來遲───


     「不想說就不要說了。」


 


        明明體貼溫柔,他卻哭得更兇。


 


        那天邕聖祐也是不讓他說的。


        而他的菸至今仍燙傷他的眼。


  


       他當時大概是怒氣加成出勇氣,兩手抓著邕聖祐的臂膀就把人往門外推,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鎖好了門,邕聖祐在門外喊他,他就把耳機戴上。


 


       陽光灑進室內,可他的雙眼找不到屬於他的那一抹。


       賴冠霖想,喜歡人怎麼就這麼丟臉啊……


 


       那一天,他把那首”All of Me” 從歌單裡淘汰了。


 


       開始以想家作為他所有異常的解釋,他的年齡和來歷使他的難過變得更順理成章,於是哥哥們疼他比先前更加倍。


      可邕聖祐還是那天被他推到門外的邕聖祐。


 


       ───沒關係不想說就不要說了。


       ───可以了,冠霖做得很好。


       ───都學了些什麼呢?


 


      學了很多很多。


 


       離鄉追夢讓他以為愛使人自由,情場失意也不過因為喜歡太過怯懦,他在二者雙雙瘋長的處境中,一面探知成長的可能,一面得知青春的生長痛。


 


       賴冠霖看著他的哥哥,想他總算有點從自己身上吃到苦頭的樣子了,可是他笑不出來。


       邕聖祐今天不知吃錯什麼藥,抓他手腕的力道大到他掙脫不開。


       偏偏鏡頭隨時捕捉他們,賴冠霖不敢妄動,那人還能自然的拋哏接話,他卻無路可退。


 


       當主持人問到團員近況時,賴冠霖感覺手腕處的力度鬆了又緊。


       邕聖祐說:「我們冠霖啊,最近睡得不好,很想家呢。」語畢回頭看他,又是滿眼柔和擔憂。


      他突然覺得自己其實沒有給對方什麼挫折。


 


       賴冠霖不看那人了,在成員們一陣盲目附和的間隙好不容易擠了一句「也是還好」,懊惱得想抽回手,可果真樂此不疲如邕聖祐竟又突然靠到耳邊。


 


       賴冠霖側頭問他:「哥想說什麼?」


       那人頓了一下:「我擔心的都吃不下飯。」


 


       他的手腕總算自由。


       接觸間高熱的毛孔一下都失了溫。


 


       賴冠霖想這真是夠了,心跳由快轉慢,一陣暈眩憋了半天竟還是跟對方說了對不起。


 


       那日下了攝影棚後令他最恨的只能是現實如邕聖祐所言般一語成讖───賴冠霖此後真的是一系列無解的失眠。


       他直覺他的哥哥這次又要教訓他什麼了,可事實是那人突然間安靜下來。


 


       黑暗中他一次次打開邕聖祐各式各樣的粉絲專頁,不知是喜是厭的載下又刪除那人的照片。


       他別無他法,在看到螢幕上與邕聖祐並肩而坐的種種畫面後不停回想當時的對話。


       那些場景中,邕聖祐總率先在桌面底下牽過他的手不停不停的關懷,又在他回說自己不累不餓後告訴自己:「可是哥又餓又累呢……」


       那人的表情與回答那麼那麼不相襯,可賴冠霖還是會信。


 


       邕聖祐的溫柔像把槍,無賴也像把槍。


       他的哥哥像要殺了他一樣。


 


        好喜歡哥,好喜歡哥……。


        怎麼才能好好說?


        怎樣你才讓我說……


 


        戀愛之上,他是真的進度曠廢又無路可退。


 


       賴冠霖一下又想起自己是怎麼把對方推出房門的,一陣委屈揉雜著悔意驅使他踮起腳尖逃離了五人房。


       地板很涼,他轉開的金屬門把很涼。


       賴冠霖想,他終能從滾燙的思考中解脫。


       ───卻極其不幸的,在深夜的宿舍廚房遇見同樣失眠的邕聖祐。


 


 


 


 


TBC


才盡江郎的一點心意


希望你們還看的開心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