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

0.3《日常練習》SIDE GUAN - 邕罐

要怎么说出口呢?为什么会觉得喜欢是那么容易说出口的事情。即便是忙内也有自己的害怕和担心,更不会随心所欲,他们说喜欢是放肆。哪里有,喜欢是更加小心翼翼还要压在心底成了不可说的秘密,等青春的碳酸气泡水的叹息一过,秘密就会散去。从头到尾都说不出口,那要怎么办呢?你要往前走多少步

南 九月:

嗯今天很勤奮。


 




0.3


        結束了,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當邕聖祐站在賴冠霖眼前時,賴冠霖整個人都想鑽回被窩去裝睡了。


 


       想方才自己起床不久未開好的嗓子發出飄忽成詭異音階的歌聲,還是在邕聖祐面前,他臉頰就無可避免的燒了起來。


       邕聖祐顯然也意會到他的尷尬,在他手忙腳亂準備把吉他收回琴袋時,按住了他的手。


 


     「冠霖做得很好啊……」


       放屁。


 


       賴冠霖早已不想再從這哥嘴裡聽到這句話了,用膝蓋想也知道是終於聽不下去才進來制止的,他可沒有錯過自己跑音時門外壓抑不住的嘆息聲。


 


       他已經很努力避開跟這哥更多直接親密的接觸,卻還是礙於團體活動與同事關係太多時候避無可避。


 


       那天自己還真是說對了一件事情,無非是所謂「我們是藝人」。


       就憑這點,他根本無從拒絕邕聖祐在節目上對他伸出的手。


       又或者每當自己思量著離開他們先前的固定站位時,就生怕粉絲眼尖議論。


 


       他煩透了,可這哥顯然樂此不疲。


 


       窗外的陽光把邕聖祐的輪廓照的清晰,賴冠霖看著那些五官細節的起伏與瑕疵,仍是無可救藥的一陣心悸,只得用指節摀住鼻口才能稍稍保持冷靜。


 


       邕聖祐對他笑,他的心又柔膩成一片日照的潮水。


       賴冠霖用蓄了幾天的指甲掐住自己的手心。


 


     「哥還有事嗎?」


 


       就說邕聖祐樂此不疲,就像那次在樓梯間一樣,非要招惹他。


       賴冠霖才剛用散漫的冷眼盱過他,那人就皺著眉坐到了他的床位,就是皺眉都摻著溫柔,賴冠霖想逃都無力。


      「學了些什麼呢?」邕聖祐顯然不理他的冷淡。


 


      「沒有。」


      「騙人。」


 


      「真的沒什麼……」


      「那我教你。」


 


        所以為什麼事情總是演變如此?


 


       他眼看邕聖祐從自己懷裡接過金在煥的吉他,心裡七上八下一片噪刺刺的。


       他哥哥一下熟捻的泛音猝不及防清澈的刺進耳膜,他感覺邕聖祐整個人在發光。


 


       好喜歡哥……


       可他說不出第三次了。


 


       他想逃跑卻還是衍生成上半身偎進了棉被觀賞邕聖祐的各種炫技。


       然後他又覺得這哥或許也深刻體會了這些日子以來自己對他的不聞不問,把不滿轉化成滿滿的DISS還給了他。


 


       說是教學,簡直是教訓,邕聖祐總用遙不可及的優秀與溫柔給他教訓。


 


       韓國年齡十七歲的賴冠霖想也不曾想自己會在戀愛中被打擊的寧可放棄,他一心決意就此打住,可煩不勝煩如邕聖祐一紳士皮囊的無賴偏又像那天一樣貼著他沒能藏好的耳尖一通潮濕的問話。


       賴冠霖又想起他哥哥指尖的菸味,令他喉口搔癢的那陣迷霧……


 


     「哥唱歌給你聽好嗎?」


        不好。


        一點都不好。


 


       賴冠霖側頭望入對方的眼,發覺自己整個人要被邕聖祐給籠罩,他哥哥的影子壓得他喘不過氣,最終只能投降似的輕輕「嗯」了一聲。


 


       邕聖祐深吸一口氣就開始了表演───


 


       What would I do without your smart mouth
       Drawing me in, and you kicking me out
       Got my head spinning, no kidding, I can't pin you down…


 


       賴冠霖聽著聽著就想,他真的要瘋了。


 


       邕聖祐的吉他伴奏顯然和自己的不在一個檔次,更華麗更具敘事性。


       當他的哥哥一次一次唱自己唱不穩的副歌時,他的決心就鬆動一些,他根本不敢看對方,可就是知道邕聖祐正對著他唱。


 


       體表很涼但是體內很燥,水氣一點一點竄到表面,整個人要蒸發一樣。


 


       直到邕聖祐終於以清唱收尾時他都沒敢抬頭看一眼,那個壞人倒是又捱到他耳邊來了。


 


     「那麼這個人被淘汰了嗎?」那人口氣調皮。


       沒有。


       根本淘汰不掉。


 


       邕聖祐見他不回應便伸手從被窩中挖他的臉,卻在看到他泛紅的眼眶後倏地皺緊了眉。


      這次比上次更溫柔了啊……


      怎麼辦呢?


 


    「冠霖啊,怎麼了跟哥說吧……」


 


 


 


      賴冠霖頻頻搖頭,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


 


 


 


 


 


TBC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