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黄罐现实向

 

-1-

 

  生存赛出来的人,又有足够大的年龄差,怎么会熟悉呢?

 

你是情理之中

那我就是意料之外

 

 

 

-2-

 

黄旼泫对赖冠霖的关心不算多,不如说好奇更多。

 

他的眼里,以前赖冠霖是一个不像弟弟的弟弟,好不容易在一个组之后,能够稍微靠近一点,熟悉了一些。一起出道成为成员了以后,好像又被打回原形。他又成了那个什么都不用担心,不像弟弟的弟弟。

 

黄旼泫不是什么好好先生,不会随意的挥霍自己的情绪。他对事情的把控总是滴水不漏,不让事情超出自己的意料之外。按理说,限定组合里面,赖冠霖这个样子,是最令人省心的,也是最不用担心的。

 

不用刻意的照顾他的情绪,哥哥们做什么,他永远能给出最好的反应。舞蹈虽然是堪堪及格的程度却不用担心会拖慢进度,分配的part除了发音偶尔要注意以外,根本不需要特别的提醒。就算偶尔关心的时候,他也只会笑的眯起眼睛。

 

“嗯,能做好的。”

 

黄旼泫偶然会觉得,赖冠霖这个人太成人了,应该小孩子一点的时候,耳边又能传来赖冠霖和其他哥哥打闹的声音。起哄的,开玩笑的。声音真实的传入耳朵到达大脑。这种时候黄旼泫会轻笑的歪头自嘲,自己在乱想什么呢。

 

就是个孩子而已。

 

-3-

 

赖冠霖从一个生存赛里活下来以后,反而没有特别的轻松。思考着定位,思考着要如何应对麻烦又敏感的问题,思考着成为组合的成员以后要怎么做。

 

他成了忙内,也了解年纪不是借口。不会因为自己做不好的事情而撒娇,不喜欢给别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外国人这个标签更是让他和其他成员微妙的区别开来,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多了。只能一步一步,走的更小心,走的令所有人满意。

 

已经不是练习生赖冠霖,而是艺人赖冠霖。即使团体里面也有不是特别熟悉的哥哥,也有不是能够随意开玩笑的哥哥,也要做出反应,这样才不会太奇怪。

 

负担没有比在生存比赛里面少,反而更多了一些。

 

他也有得意忘形的时候,也有没控制住的时候,更有兴致上来的时候。

 

这种时候他总会叽里咕噜的说韩语,自说自话,发音没有注意,声音黏在一起糯糯的从嘴里吐出。兴致过后,总能看见有人在看着他。

 

黄旼泫。

 

-4-

 

黄旼泫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听见某个糯糯的糊在一起的韩语他就下意识眼神飘过去,证实他在自己心里还是一个弟弟也好,想知道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也罢,黄旼泫都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时候,他的视线总会被那个才17岁的弟弟吸引。

 

那是第一次直播,对于黄旼泫来说这一点也不陌生,而赖冠霖就不一样,也许是紧张又或者是意欲满满,在后台的时候就拉着其他哥哥开始说话。

“一会我们吃炸鸡吗?”

“应该不会很渴吧,感觉要说很多话”

“诶待会还有什么活动吗?”

 

也没有在意别的哥哥有没有听,有人听得时候声音就大点,没人听得时候就小点。他也没在意那么多,好像是认真的在思考这些问题。然后回答给自己听。

 

黄旼泫一丝不落的听下来了,声音的传播好像把情绪也带上了,明明是无聊至极的行程,却被这个孩子弄的,竟然有点兴趣。

 

他在心里把小孩的话都回复了一遍。

 

“好啊。”

“可是不能喝水啊”

“待会还要去电视台啊。”

 

工作人员叫着他们进入直播的画面中,黄旼泫走向赖冠霖,手放在人后颈上捏了捏,又向下抚摸到背部。

 

“走吧。”

 

-5-

 

黄旼泫坐在赖冠霖的前面,却还是能够感受到赖冠霖在自己身后的反应。小动作也很多,经常手在椅背后面动来动去,还会偷偷打响指。

 

小孩的手偶尔会放在椅背上,指尖与肩膀后面的衣料相蹭,不小心碰到了反而会把手缩起来,继续放在大腿旁边。黄旼泫微微把背挺直了点,小孩的手又握上了椅背。

 

原来,这么生分的吗

 

黄旼泫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自己没有这么可怕吧。对比一看赖冠霖对其他哥哥的起哄,小孩对自己真是过于“尊敬”了啊

     似乎有一种意料之外认知出现在自己的脑袋里。

  

下了直播以后,黄旼泫特意勾着赖冠霖的肩膀在后面走着,小孩在肩膀接触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微微颤抖了一下,大概是吓到了,却还是先喊了一句

 

“哥。”

 

赖冠霖对黄旼泫最近的突然亲近有些不太适应。Never组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男人有点猜不透,也不好多接触,更不知道要怎么谈话,即便有那次在练习室的互相聊天,出道了以后,还是变成了尴尬的气氛。

 

对于黄旼泫,赖冠霖自己都搞不清对这个哥哥是什么态度,有点像小的时候见教导主任,再虎了吧唧的男孩都不是特别敢造次,即使教导主任笑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可怕。

 

......谁知道什么时候教导主任就给你一个记过诶!

 

像是动物一样,能够预知危机,可是,明明是个很温柔的人,一切也都会在情理之中,但是赖冠霖还是猜不透,所以选择保持安全距离。

 

现在被打破了。

 

最近在自己和其他哥哥聊天的时候,即使一开始没有黄旼泫的加入,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总能融入到谈话里,就连活动的时候cue自己的分量也多了不少。

 

 

-6-

 

黄旼泫勾肩搭背的时机很不错,赖冠霖正在兴头上,除了紧张了那一秒之后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笑着看着前面哥哥们的打闹,偶尔起哄两句,然后安定了几秒呼出一口气开始自问自答

 

“今晚吃什么呢”

 

“冠霖又想吃饭了啊?”

 

左边的耳朵传来了一句温柔的话,声音不大,是听着很舒服的音量。又像是两个人在说什么不能告诉别人的悄悄话一般。不自觉的回了一句,语气似乎还有些委屈,不知道的真以为把人饿了几顿了。

 

“已经傍晚了啊,哥。”

 

一只手轻轻的揉着赖冠霖的脑袋,又滑到了后颈捏了捏,又顺到背上。这个动作有点熟悉,赖冠霖一时想不起来是哪个哥哥曾经也这么摸过。

 

他转头,看到那个笑起来就露出一点点眼睛,向狐狸的一样的男人,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抿嘴笑着,想偷偷拉开的距离。

 

黄旼泫反而更贴近了一些。

 

“哥想吃炸鸡”

 

“你要不要和哥一起?”

 

——TBC——


评论(9)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