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

确认

闷热又粘腻的车里,还能因为靠近而心跳不已。暖心又安定,谁说狐狸一定是坏的。狐狸的皮毛只有兔子的爪子才碰过,就连肚皮都是暖暖的。

磕糖遵守基本法:

黄旼泫×赖冠霖

伪现实向
都是编的 勿上升



“你刚刚压得还挺重的,”黄旼泫扣好衬衫最后一粒纽扣,一抬头,正好对上坐在上铺的赖冠霖的眼, “小孩腿还挺长。”狐狸眼轻轻地眯了一下。

“......”赖冠霖有点慌乱,转开视线,盯着自己叠放在床头的绿色条纹衫,上面川久保玲的爱心就这么看着他,那双相似的眼睛,他心更乱了。“哥,对不起...”

“嗯?”黄旼泫笑了,伸手拍了拍赖冠霖的小腿,“我什么都没怪你啊,道什么歉。快点穿好衣服,马上要去录综艺了。”说着,自己走出了宿舍。

赖冠霖看着他的背影,黄旼泫的手掌还泛着红,是刚刚用力撑地留下的印记。


赖冠霖懊恼地挠挠头。

怎么回事呢,自己刚刚分明站在门口笑玩罗汉叠的佑镇哥在焕哥幼稚,怎么看见旼泫哥笑着趴上去,自己就脑子一热冲了上去。脚一滑,重心不稳,本来想要刻意维持的适当skinship,变成了紧密的前胸贴后背。赖冠霖隔着一层衣料,感觉到哥哥宽厚的背一颤,继而撑起了自己,脚趾尖蹭着黄旼泫小腿落到地上,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悸动。

压在最下的那两个人嗷嗷地叫着重,黄旼泫微微侧头,对他笑了一下,赖冠霖便不好意思地起来了,看了一眼剩下的三个人。

什么嘛,旼泫哥原来是悬在在焕哥身上,根本没压啊。

那应该是真的很重吧。

但也只有自己跟他,skinship了。小孩嘴角上挑了挑,整理好了心情。




赖冠霖换好衣服,带上口罩,蹬蹬蹬得跑下楼,钻进保姆车内。行程太满了,尽管是全体参加的第一个综艺,也只能安排在凌晨的时候录制。

他坐到最后一个空位,朴志训往旁边挪了挪,尽量让这个大长腿忙内坐的舒服一点。保姆车虽然不算小,但要容纳11个成员,再加上司机、经纪人,无论如何都不算是宽敞。尽管还未出道就享有前所未有的男团国民度,但毕竟只是个新人团体,配置什么的并算不得高级。就连宿舍,也是几个人住在一间房内。

可这个来自台湾的家庭优渥的孩子,却满心里喜欢现在的合宿生活。

“怎么了,又发什么呆,睡会吧。”朴志训有些心疼得看着这个忙内,从背后拿出一个U型枕递给他。

“哦,好,哥。”

在昏暗的车内,借着微弱的顶灯,赖冠霖悄悄地确认了黄旼泫在的方向。


是什么时候开始偷偷注意旼泫哥的呢?

101中展现给观众们的赖冠霖,是一个只身前往韩国,练习生涯还不满六个月的形象。尽管实力有所欠缺,但一直暗暗努力,没有流过眼泪,站在淘汰边缘也只是说自己并不意外。

但抛开这些,他也只是一个17岁,一个开心起来会不停拍着巴掌大笑的孩子,是个酷盖,但更是101哥哥们宠溺爱护教导下渐渐摆脱胆怯自卑的小忙内。他比别人想的还要喜欢向哥哥们撒娇,心内满满地希望被接纳,被确认。他喜欢姜东昊关切地问:“冠霖啊,没关系吧”,然后帮他出气似的和周学年扳手腕;喜欢咬着笔含含糊糊说rap时,钟炫哥带着笑看向他的眼睛,温柔地揉乱他的头发,说我们冠霖做的真好......

可是对于黄旼泫,他没有把握他喜欢自己。

对他的最初的关注,大概开始于,喜欢做哥哥攻略游戏的小孩,突然发现有一个耀眼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自己的亲密关系列表后,那种遗憾、好奇。

还有一点,莫名的胜负欲。




录制后台的化妆间,十一个男孩挤得满满当当的,除了黄旼泫,大家都是第一次来,不免有些紧张。

李大辉和裴珍映是最先化好的,两个人打打闹闹地开着玩笑,另一边,邕圣祐撅着嘴跟化妆师姐姐撒娇说别涂太厚的粉底,把脸上三颗痣给遮了,逗得身边的丹尼尔不住地傻笑。

化妆间滞涩的气氛渐渐轻快起来,赖冠霖也稍稍放松心情,闭上眼睛,感受着软软的化妆刷一点一点地轻轻扫过自己的眉骨、眼窝,酥酥的,痒的自己想笑,但还是忍住化完了眼妆。

“不知道这次的口红又是什么颜色的,”赖冠霖有些担心,毕竟是个男孩子,还不太习惯鲜艳的妆容,还记得上次拍MV小电影,裴珍映的紫红色唇妆被哥哥弟弟们笑了整整一下午。

“姐姐,能不能......”他睁开眼,瞳孔一震,下一秒,男人修长的手指就沾着浅红的口红,轻轻抹上了他的饱满的唇峰。

“张嘴”

赖冠霖呆呆地看着黄旼泫的脸,脑子还处于当机状态,只能乖乖地听话,任由他一手托住自己下巴,另一只手断断续续地给他上色、晕染。

“嗯,吓到你了?刚刚映珍出汗花了眼妆,姐姐过去补妆了,人手不太够,我就来了。”黄旼泫一边口内解释道,一边拿起那只口红给赖冠霖看,“这颜色我经常用,挺自然的。你放心,原来我们组合在日本的时候,化妆师只有一个,我们经常自己化着练手,万一来不及了,也能互相救个场。”

黄旼泫后退几步,端详了一下,又拿起了桌上的唇刷,仔细地做最后的修饰。赖冠霖出神地看着他的脸,些微露出额头的刘海,含着笑的丹凤眼正温柔地注视着自己,高挺的鼻梁下微张的薄唇,让他不禁想起了第一个MV小电影放出后,自己偷偷拿着平板刷了好几遍......

他觉得有些口渴,但更多是局促,眼神也开始飘忽,躲躲闪闪地投向黄旼泫的身后。“那个,哥,我觉得已经挺好了,哥去做发型吧,我不耽误你了”。

17岁的男孩最终还是推开了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仓皇地起身,长腿绊到旋转椅的扶手,差点摔倒也没能阻止他奔向那群叽叽喳喳聚成一团的小孩。

就像一只敏感机灵的兔子,因为好奇,不小心逛到了狐狸的窝,失措地用小爪子蹭蹭地,准备一溜烟地奔向其他食草的小动物们。




太快了吗?

狐狸眯了眯眼睛。然而事实是,好奇的小兔子不但闯进了狐狸窝,而且围着狐狸蹦蹦跳跳了好一会了,有时候还胆大地用小爪子轻轻的蹭蹭狐狸毛茸茸的尾巴。好脾气的狐狸也不恼,任由小兔子窝在自己的大尾巴里睡觉,只是好奇,为什么它要接近自己。当它终于觉得小兔子很可爱了,想要用尖尖的嘴巴亲亲它,小兔子却受惊了,跳起来跑走了。

黄旼泫笑了。赖冠霖这么出色,自己不可能不注意他。101前半段的时候,赖冠霖的顺位很靠前,他虽然好奇,但并未放太多的心思,毕竟生存竞争,也没有同组,没有很大的交集。但在队友钟炫白虎对这个弟弟的关心和疼爱,让他觉得,这孩子一定有与众不同的吸引力。

Concept评价是两人终于一组,赖冠霖从最初对他怯生生的好奇,对他C位的仰慕,以及一点一点蹭上来的亲近,黄旼泫都是真切感受到的。

男孩的汗水与努力,谨小慎微背后的稚嫩,明明有西柚汁般清甜的笑颜,却站在淘汰边缘高台时的坚毅与坦然的脸庞,让他觉得,熟悉,心疼。

好在,现在都过去了,他们一起站上了11人的王座。


五、

2012年,黄旼泫,17岁,第一次出道。

2017年,赖冠霖,17岁,第一次出道。


很多事情仔细追究,都会发现,丝丝缕缕的线索蔓延出去,缠缠绕绕成一张网,或是一个结。

黄旼泫感激自己第二次成功出道,但从前的高开低走,让他的欣喜并不浅显纯粹。纵使其他成员的喜悦也都掺杂的其他的情感,不同于他人,以其百转千回的经历,他心思的复杂更多的是警惕与理性,夹带一丝的悲观。而他的小男孩,只身来到韩国,练习六个月,生存赛三个月,便攀上了前所未有的国民热度。

黄旼泫知道,赖冠霖心里更多的感恩与不安,就像自己17岁那年,看着粉丝近乎疯狂沉溺的眼神,感觉到他们殷切期望的重担,与万一失去的恐惧。

人气和热度的逐渐褪去好似凌迟,高台跌下的苦楚,大概在新团中只有他懂。

所以,他的小男孩,不能走他的路。有他在身边护着,清醒着,走的能顺一点是一点。




录完综艺,成年组还有点事,所以孩子们先上保姆车,边休息边等。赖冠霖没跟伙伴们挤着,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靠窗,很投入地咬着手指头。

仔细想了想,旼泫哥确实已经跟自己很熟了。从最初自己对他单方面的钦佩、好奇,到他夸自己rap和舞台,再到录vapp时自己站在他身后,因为第一次直播而紧张,哥哥一直cue他,还暗暗在桌下轻拍他的腿安慰他。又是一个宿舍,同起同睡,上下铺更加速了情谊的连结。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黄旼泫洗好叠好递给他的。

车上有点不通风,赖冠霖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兀自红着。“所以,刚刚只是旼泫哥给自己化妆,很普通,自己却有那么大反应,哥也会觉得奇怪吧。”小孩又开始懊恼,却没有发觉自己为数不多的几次懊恼,都给了黄旼泫。

他害怕他会在意,害怕他们会尴尬,害怕身为一个男子汉,却有那么多小心思 ...... 最害怕的是,他依旧没有把握他喜欢他。


天已微微亮,本来来的路上就没怎么休息,现加上大脑的过度思考,昏昏沉沉。赖冠霖渐渐阖上了眼,头一点一点的。睡眠进入浅层次,迷迷糊糊地只觉得逐渐安心,便慢慢放松了紧绷着的四肢百骸,一觉安稳。

醒来车内依旧很暗,赖冠霖反应了一会时间,应该是有人拉上了自己身旁窗帘。他只觉得睡不够,便又闭上眼,往自己觉得舒服的地方窝了窝,感受到了不同于清晨的温暖。

还有心跳。

赖冠霖瞬间惊醒,愣了好一会儿,他眼里是男人的温柔俊美的睡颜,笼上一层柔光也遮不住的疲惫。他的睡姿看起来并不舒服,但微倾向赖冠霖的肩与垫在男孩身后的手臂,宽阔的胸膛,和环在他身上的另一只后,却成了最适合旅途睡眠的怀抱。

赖冠霖重新闭上眼,任由眼睛湿润,赖在温暖的怀抱不愿醒来。半晌,他把手轻轻搭上黄旼泫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这一次,小兔子不会跳起来逃走了。因为它有把握了。

有把握他喜欢他。

因为他的体温,因为他刚才醒来便回握的手。



-END-



哇说了要写终于写完了好开心。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请多担待。
另外,文中00的年龄是按韩国算法粗略算的,为了句式整齐。知道00还没满16岁呢,007看文不要怪我哈。
希望喜欢~


评论

热度(213)